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第一次在公司过元旦。如果运气不好,真被要求值班,那么大年夜可能也要跟今晚一样,在公司守着了。

2011 年过去了,2012 年到来了。2011 年总会过去的,2012 年总会到来的。

这一年,见证了新浪微博从 v3 到 v4 ,从一个奇迹到另一个奇迹的变迁。从 Qcon hangzhou 回来后,把自己的微博(@唐福林)签名改成了 “微博开放平台,伪架构师,兼职客服,负责 t.cn 短链,关注粉丝,分组和计数器。短链不能点击,关注,粉丝不对,分组错乱,数字不准都可以直接找我” ,从工程师到架构师,我终于能够跨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2012 年,我将要更多的承担起架构师的职责,从自己接需求,自己出方案,自己写代码,自己上线,自己维护模块,渐渐转变成:把控大的方向,维护整体架构,推行最佳实践,完善流程和工具链,营造总结分享的气氛,为整体系统和团队带来更大的价值。技术人员成长到一定程度,总要从“技”走向“术”,最终从“术”上升到“道”。

这一年,与 @leeyanva 共同走过,有风雨,更有彩虹和阳光。清明去了一趟黄山和婺源,夏天学会了滑游龙板 ,去了无数次后海,秋天的时候,在北戴河补了一个婚纱照海边),十一回家足足掰了6天的玉米玉米地照片)。最后,春节,回湖南,到时候看看是一起去桂林转转,还是去舜皇山国家森林公园看看。

这一年,进电影院看了不少电影,几乎包括了所有感兴趣的大片,有的是用工会发的电影卡,也有的是自己团购的电影票。

这一年,公司组织去了一次白洋淀,还去了一次坝上草原 。但因为都不许带家属,所以玩的都不是特别尽兴。三国杀,划船,骑马,晒太阳。

一年了,在“北京还将拥堵 ”系统里排队抽签,却一致没有抽中,所以一直没能拥有自己的车。

一年了,终于攒出一点首付,再四处借一点,准备出手买房,然后准备要小孩。

一年了,身边还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有些记下了,也有些已经遗忘。

那末,就这样吧。

再见,2011 。

你好,2012 。

2011 年 元旦时的对比

结婚感言

领证了,就在昨天, 2010年10月10号。

我们结婚了,赶在十全十美的这一天。

(微博上的直播:   http://t.sina.com.cn/tangfl  和  http://t.sina.com.cn/leeyanva )

因为爱了,所以在一起;因为相信,所以相许。

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没有豪华的迎亲车队,没有盛大的婚宴典礼,静悄悄的,我们结婚了。

甚至,我还没有来得及给她买一只戒指,还没来得及准备一个难忘的求婚仪式,还没来得及拍一套唯美的婚纱。

但,戒指会有的,婚纱会有的,房子,车子也都会有的,因为,我们在一起,我们一直在一起,今天,明天,一直到永远。我们有那么那么多的约定,有那么那么多想一起去做的事情,有那么那么多想一起去的地方,也许一辈子的时间都嫌不够。我们一起努力,去实现我们自己的愿望。按照我们商量好的顺序,一个一个的去实现。

不用轰轰烈烈的爱情,不用海枯石烂的誓言,只求平凡的相随相守,只求一起到老,到白头,到天涯海角。

我,唐福林,已婚。

我在Google上的人际圈

我的 Google Profile : http://www.google.com/profiles/tangfulin

Copy From http://www.google.com/s2/search/social

This is the network of connections Google uses to identify relevant social search results. It is based on a combination of the following:

In addition to web pages from your social circle, posts from your Google Reader subscriptions may also appear in your social search results.

This is a recent snapshot of your social circle. Changes you make to your connections will be reflected in the next snapshot. Learn more »

Direct connections from Google Chat and Contacts (52)

Here is the list of your Google contacts who have a Google profile and have content that can show up in your search results.

Add new people to your social circle by adding them to the “Friends”, “Family”, or “Coworkers” group in your Google contacts. You can also follow your friends in Google Reader or Buzz, which adds them to your social circle.

If you would like to see more content from your Google contacts, encourage them to create a Google profile and add links to their content there. Learn more »

继续阅读“我在Google上的人际圈”

生活琐碎

回忆就像困进眼里的砂,无论多痛都要柔柔的擦。

很久没有写点什么了,自从回了新浪,自从被强制要求使用围脖。平时有点什么想说的,一句两句,直接写到围脖了。于是,自然也就没有了写长篇大论的需求和动力。

可是,围脖和文字还是不一样的。有些东西,140个字,终究是表达不了的。就像即使有了短信,有了电话,偶尔依然还是想买个信封,买张邮票一样。如果旁边有自习室,带一本书,拿几张信纸,进去消磨一个周日的下午肯定会是我的首选。

公司年会。可能是因为座位离舞台比较远,感觉上比起来,还不如周一的产品部部门年会来的精彩。国家会议中心的设施也没有比丽亭华苑酒店好多少,不论从灯光,音像,还是服务质量来说,都衬不上“国家”俩字。吃的就更不用说了。最后抽奖快完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菜已经上完了,而我,却还只是半饱状态。

芳和肖都回去了——年后都不再回北京。前几次在大食代里的牌局,居然成了最后的团聚。天冷的日子,大家又都各自忙着,见面的日子越来越少。幸好上个周日,跟肖一起去什刹海滑冰,也算是给她送行了。

上上个周末,在路过清华的那片结了冰的湖面时,意外的发现居然有人在溜冰,而且湖边还有租溜冰鞋的。跃跃欲试的我,穿上冰鞋,居然还能站稳,熟悉了一会,居然还能滑起来。高中时学会的滑旱冰的技巧,虽然好多年没有用过,竟然还都记得。第二次,换到什刹海,冰面比清华好很多,也大很多,场地里还有不少技术不错的人,可以偷偷的学习一下。唯一不足的是,鞋子不合脚。忍着脚痛,尝试了几次后,在太阳下山前,终于学会了倒滑。

弟弟和星星都参加了今年的考研。考研前,蚊子还千里迢迢的跑来北京给星星加油。看着他们幸福的一路同行,不胜唏嘘。分分合合到最后,才知道,单身的时候,最遗憾的不是孤单,而是快乐没有人分享,悲伤没有人分担,平凡的日子没有人相伴。

帽子感冒了,而我什么忙都帮不上。

腾讯的事情到最后也没有怎么样,但那段日子的心情,是自己很难忘记的梦靥。但愿吃一堑长一智吧。

在晚会上听到两首很好听的歌:信乐团的海阔天空和 Kelly 的 because of you 。可是回来下载下来听,却没有了当初刚听到时的感动了。

立春。一切从头开始。You Are The One

2009的漂泊

2009,漂泊的一年。

其实漂泊从2008年年底就开始了。

2008年10月,离开新浪,去到腾讯,离开北京,去到深圳。

从深秋回到盛夏。

可是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被扒的钱包,被盗用的信用卡,给我上了深刻的一课:深圳,不是北京。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陌生的工作,陌生的心情。

最终,还是决定离开,回北京。

2009年1月25日是除夕,在此之前3天,回到了东安。

算算有多少年没有这么早回家了呢。虽然毕业才一年半,但工作已经两年多了。工作的时候,公司的规定是大年三十才开始放假的,所以每年即使请一天两天假,那也得过年前一天才能到家。公司初八开始上班,所以初六就得走。想起人生接下来的几十年都要这样度过,每每都觉得生活灰暗得压抑。

但今年毕竟有些不一样的。旧工作辞了,新单位还没有入职,所以还是可以有一点点的自由时间的,可以多待那么一天两天。更不一样的在于,那天,去看了wawa和她的小宝宝,跟hat一起。

回到北京,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雪还没有化完。住进小蔡在百子湾家园租的房子,每天坐他的小“宝马”去九龙花园手机之家上班。开始是dal,后来,转成搜索。

那段时间有过迷茫,有过挣扎,有过不甘,有过失望。可是回想起来,更多的还是快乐的。

那时候经常跟老高他们一起出去玩,整个公司的人,甚至有的还带着家属,挤在两辆车里,还有说有笑的。去的地方也不远,也没有特别的目标,都是北京的郊区,随便找个地方,大家一路走一路玩。那时候,天很高很蓝,云很清很淡。

那时候还经常跟大家一起去双井电影院看电影,那几个月上映的大片,几乎都是在电影院里看的。

那时候还经常一起吃饭。年初的时候是固定的轮流请,到后来不固定了,偶尔找个理由也去腐败一把。记忆最深刻的是池记串吧,烤串,啤酒,麻辣烫,还有很爽口的拍黄瓜。

那时候还跟同事们爬了一次香山,没有从原路下来,却从围墙下的一个漏洞里钻了出来。然后就漫无目的的走啊走啊,几次貌似迷路,又几次找到方向。最后大家都走不动了,终于看到公交车的影子。公交车站叫黑石头,所以我们组织了一个徒步远行的户外小组,名字就叫 black stone 。只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小组再也没有组织过活动。再后来,一些人相继离开,不知道是否还有人会想起那天的旅途。

北京的春天总是很短的,冬天刚刚过去,夏天就到来了。5月,搬家了,从偏远的百子湾搬到了繁华的亮马桥。附近有昆仑饭店,燕莎商城,远一点就是三里屯使馆区,更贴切的描述应该是酒吧区或者红灯区。

暑假,躁动的季节。

最开始是 so 来北京,由我作向导,实践了一次典型的北京三日游:第一天,天安门,前门,和大栅栏;第二天,清华北大,圆明园颐和园;第三天,长城。当然,第三天已经周一了,我就没有陪着,只是详细的告诉她们怎么走,她们自己去了八达岭。

星星的蚊子暑假过来。约吃饭,顺便把同为一中和北师大校友的小师妹约了一起,西单麻辣香锅,我从头到尾只吃一个菜:上汤娃娃菜,而蚊子吃虾的表情,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算起来已经是第二次见蚊子了,第一次的时候,还是跟np一起,还是在新浪,还是住皂君庙呢。恍如隔世。

再后来,lily来了。

阳台前的白杨,亮马河畔的柳树,冰河世纪的音乐,鸟巢夜晚的灯光。原本那么真切那么深刻的记忆,忽然就散落成了碎片,一如打碎的镜子,每个碎片还都反射着刺眼的太阳光。

lily走的那天早上,她穿着我以前在腾讯的时候发的T恤,静静的坐在车厢里。记忆里的那一刻非常安静,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只剩下站台上的电子钟依旧一闪一灭。隔着厚厚的玻璃窗户,我们对望。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能说什么。走过陌生的街角,我会记得你的好。

离别后的日子,感觉有些孤单,但只要一想到远方有个人,也在思念自己,便觉得满满的幸福像要溢出来似的。毒辣的太阳光忽然就变的温和了许多,烦躁的知了声也显得悦耳起来。

9月,又一次离职。又一次离开这个城市。不过这一次是出差,走之前,就知道自己不久就会回来,所以心情是不一样的。去大道,去成都,郫县,犀浦,住在西区花园,工作在12530音乐基地。

过去了以后,回忆里留下的大都是最美好的那些。当时觉得不能忍受的种种,大都忘了,剩下没忘的,也都觉得不那么难以忍受了。成都是个美丽的地方,拿着熊猫金卡,去武侯祠,杜甫草堂,撑着雨伞,看水,看水中悠悠的鱼。

十一,lily来了,又走了。那些青城山,都江堰的记忆,美丽,而又残酷。

一个人去过了熊猫基地,宽窄巷子,锦里,以及最后的峨眉山之后,离开成都,回到了北京。

北京很冷,每天进出地铁的时候都要把帽子手套都戴上,全副武装才行。

回到新浪,熟悉的人来来去去,只剩下了几个。不过还好,剩下的是,最熟悉的那几个。

原来漂泊,是我的宿命。

明天,我会在哪里;明年,我会在哪里?

成都:一路向西

成都。

要回北京了。最后一个周末,心情很不好,看看熊猫卡上剩下没去的地方,决定去雪山。

一个人,即使不能幸福,也要快乐。

早上起床晚了,吃了午饭才从郫县出发。郫县到金沙,金沙到大邑,大邑到双河,也就是西岭镇,没想到离雪山还是7公里,而且因为修路,没有公交车上去了,只有打黑车。
不巧的是,出来没注意,身上没有足够的现金了,而西岭镇是如此的荒凉,以至于根本没有任何的金融机构,更别说取款机了。打了个车,往回走到某个大一点的镇上取了钱,再继续往雪山进发。
在离雪山(售票处)还有1公里的地方,修路。打的车是类似qq那种很小的车,是奔奔还是乐驰没仔细看,肯定是过不去了,还好旁边有轻卡正好要进山,搭上个便车。
下午4点,终于到了售票处,这时我作了一个极其错误的决定,那就是下了车。用熊猫卡换了票,看着轻卡决尘而去(比喻句,因为山里没有尘,有的都是泥),正想抬腿往里面走,售票员轻轻的说了一句:这里离第一个景点还有2公里。faint,干嘛在离景点还有2公里的地方设这么一个卖票点?
刚走了没几步,才发现下雨了。山中的雨很细,阵阵凉风吹过,雨似乎也变成一阵一阵的了。路的两边都是拔地而起的山,郁郁葱葱的树丛也固定不住太过陡峭的山坡,到处都是滑坡的痕迹。山与山中间的空隙中,一条小河蜿蜒流淌,路就是沿着河修的。偶尔还可以看到依山伴水而建的山庄,在初现的夜色中迷茫一片,没有灯光,也没有人声。
继续向前,因为没有别的选择。终于到了第一个景点,同时也是停车场。买了把雨伞,跟小卖部的人拉了几句家常,这才明白,从这里开始再往上,就是山路了。从这里算起,这条路有12公里,路的尽头,叫阴阳界,照字面意思理解,大概就是雪线了吧。淡季,下着雨的傍晚,自然人很少。附近三三两两的人,大都是准备今晚在这里过夜,明天一早起来爬山的。

西岭雪山
西岭雪山

一个人旅行,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随心,而不用考虑任何其他的因素。比如说,想半夜爬山,爬就是了。所以我就开始爬山。
一路上雨继续下,时大时小。天越来越黑,一半是真的天黑了,一般是山里的水汽太大。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影,寥寥的几个,也都是下山的。山路依然是沿着河修建的,不过时而在河左边,时而又转到右边。过河的桥,有木桥,也有吊桥。更令人欣喜的是,桥头大都挂着这样的标语:野猴出没地,严禁游客喂食,挑逗野猴!太有才了。

吊桥
吊桥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看见过这样清澈的水了,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看到过这样奔流的河了。记忆中老家屋后那条河的源头,似乎就是这个样子的。那些一起下河洗澡的日子,一起抓螃蟹的哥们,都越来越远了。
爬了2公里到第一个接待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接待站里有2个工作人员,可以过夜,还有饭吃。下一个接待站还有2公里,犹豫了2秒钟,我就放弃了继续往山爬的念头。掏出手机才发现,没有信号。接待站是自己发电,有电视信号,可是没有手机信号。弱弱的问了一句,确认也没有有线电话,更不用说网络了。也就是说,完全的与世隔绝了。有多久没有与世隔绝了?想想,自从2004年拥有了第一部手机之后,就很少很少了吧。
不出意料,床单被子上都是一股潮湿冰冷发霉的味道,在这样一年有大半年会下雨的地方,木屋下面还是一个小瀑布的地方,还能有什么要求呢?不过幸好有电热毯,忍忍还能睡着。如果没有,那我宁愿坐一晚上了。

入睡前还在想,明早上起来继续往上爬。可是早上醒来,忽然就意兴阑珊了。深深的吸了好几口冰凉的空气,冲着山顶的方向挥挥手,转身返回。

7点半起床开始走,8点半走回到停车场。又很幸运的搭了个便车,一路来到昨天黑车过不去的那个修路的口。那便车到这里就不走了,可是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上哪里找黑车去?没有办法,走吧。据说是7公里,到西岭镇的公交车站,走的快一点,不到2个小时也就到了。

早晨的风景比傍晚更漂亮,一路上峰回路转,水声伴随着鸟鸣。一抬头,半山腰上水汽凝结成烟一般的白雾,远一点的山大都只露出一个个山顶,水墨画的意境,也就如此了罢。

回成都的路上,顺便去了一下安仁的刘文彩大地主的刘氏庄园,买了一斤地主家的牛皮糖。
回到成都市内,又去了一下金沙博物馆,感受了一下传说中的4D电影《梦回金沙》。

谁说的人非要快乐不可
好像快乐由得人选择
找不到的那个人来不来呢
我会是谁的谁是我的

一个人去旅行,可以快乐,却逃不开寂寞。

生活琐碎

离职倒计时,三,二,一。

回想在手机之家的这半年,有两件事情是值得感谢的:一是转到了自己喜欢的方向:搜索,二是认识了一帮很好的同事。这大概都是在新浪,腾讯之类的大公 司里无法做到的吧。在大公司的流水线上,很少可以任由自己选择喜欢的方向,独当一面的历练,就更难得了。至于同事,很多时候就只是同事。新浪还好一些,因 为环境比较宽松,大家还可以有工作之余的生活时间,而腾讯,早晚的班车,按天安排的任务,让人觉得就像在一台上满发条的大机器中一样,被胁裹着往前,没有 了个人的存在。

Brightcove (http://www.brightcove.com/en/) 那种典型的外企风格,对纯粹做技术的人来说,诱惑力不是一般的大,是非常的大。开放式的办公室,开放式的开发团队,“找最强的人,做最好的产品”的理念, 说英语的机会,去美国的可能,都是非常吸引人的。可惜的是暂时没有开发工程师的职位,如果去,只能先做一段时间的测试工程师,明年再转。

大道信通那边还是一直在催,如果不出意外,周六可能就去成都了。十一直接从成都去广州。港澳通行证要 14 号才能拿到,而14号的时候,我已经不在北京了。

刚买的 T43,在经过e世界店家往 cpu 上涂了一层散热硅胶之后,仍然坚持“死机到底”。打电话过去,店家说可能是内存的问题,把两条512的换成一条1G的试试。厌倦了那些“可能”,“试 试”,直接要求换一台,顺便换成高分屏的。习惯了 1400*1050,再用 1024*800还真别扭。

妈妈和浩洋去了东莞。浩洋开始上幼儿园,据说只有第一天哭了一会,后面就不哭了。爸爸一个人在家,无聊得开始折腾猪圈了。

唐星星下周回东安。旭林搬到了清华的宿舍。唐芳和肖甜都忙。lily在遥远的广州。一个人下楼吃饭,站在桔红的路灯下,雨后的路上车来车往,忽然觉得有点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