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路感受

    每天早晨,踩着刚刚升起的太阳的脚步,从铁狮子坟到中关村,47路,大约40分钟。

    47路总是很挤,因为它是从北京西站开出的。以前坐47路,大都是寒暑假回家或从家里回北京,在师大和北京西站之间来来回回。那时候,大都大包小包的,有时候甚至还提着大大的行李箱。而现在,却是走另外一个方向了。

    早晨,八点刚过,上班高峰并没有过去,加上师大处于47路的中间位置,座位是不用奢望了,能挤上车,能有个站的地方就很不错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47似乎很难等,往往等了十多分钟还不见来。但一旦来了,又一下子来好几辆。一般的上了四环,过了海淀走读大学站后,下的人就比上的多了,车厢也终于慢慢松动起来。等到中关村站,我下车的地方,大半个车厢的人都会同时下去。望着空空的车座,心里很是不甘心:站了这么就,终于等到有座位了,我又该下车了。

    下午,如果不加班的话,六点过一点点,在理想国际大厦门口的海淀站,也就是47路的首发站,等返回的车。虽然是首发站,但在这里赶47的人绝对能把一整辆车塞的满满的。所以,先上车的有座,后上车的就只能站着了。夏天的北京天黑的晚,六点的时候太阳还没有下去,斜斜的从窗户照进来,更是将车厢转变成了一个大烤炉。在这里,一旦占到了座位,一般是可以坐到下车去的。我的意思是说,不会有需要让座的情况出现。中关村很少有老人,很少有孕妇,也很少有病,残。

    如果加班,就会到晚上八点多。这时候车更少了,等二十分钟是常有的事情。不过耐心总会换来回报。因为等车的人少了,上车的时候不用冲锋也会有座。近处的路灯闪闪,远处的万家灯火点点,偶尔从窗外闪过的大厦顶部,会有一闪一闪的顶灯。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它是干吗用的,指引飞机么?它跟飞机底部的一闪一闪的灯倒是很匹配呢。

    晚上如果走过街天桥,我总是习惯的在天桥的中间停一会。从天桥往下面看,一半是白色的车前灯,另一半是红色的车尾灯,泾渭分明,很是好看。

    城市里的生活,如果抛去艰辛的追求,忘却污浊的空气,其实也可以惬意的。

心痛的瞬间

1.你突然点醒了我,我们的相识能够以年计算了,你找到了你爱的,而我,还在原地徘徊着。
2.如果我从没遇见你,如果我从没爱上你,如果我一开始没坚信,也许我就不会是现在的这个自己。
3.你变了,我也变了,回不去的温柔,泪水如泉涌,最熟悉的变得最令我心痛。
4.情断了,绑不住,试着放手,走与不走,留与不留,我不想懂。
5.明知你心里没有我,也永远做不到你想要得那个,却不由自主让你看到最真实的我,掩藏住受伤的我。
6.当一切都回不去了,当我决定要走,你才明白冷落了我,我要的不多,可你都没给够,哪怕一个温柔的相拥,对我来讲,都是幸福的。
7.如果爱不曾来过,如果梦不曾碎过,如果心不曾疼过,那么我,是否还是你认识的我?
8.别害怕,我一直站在你的身后,总在你呼唤时守在你左右。
9.不要走,请逗留,不要再让我心痛,难道你认为伤我还不够?
10.不要再折磨我,我的心已被割破,流尽的不是血,是爱你的错。
11.诺言不过是一种谎言,那是种美丽的欺骗,可就是有人愿意为了它放弃一切.
12.你就像我口中的牛奶,我渴了,饿了,困了,累了,你却帮不了我什么,只是暂时滋润了。
13.野猫的女人很任性,他们倔强不失可爱,野蛮不失温柔,他们认定的东西,就算不要、也不能让别人拥有,她们是贪心的,因为她们害怕寂寞。
14.擦肩而过,你我,并不是属于彼此的,无所谓的珍重与再见,无所谓的感受与苦涩已化作尘埃飘过,我们该珍惜现在。
15.窗外雨在下,一颗挨着一颗,我的泪水也蓬勃了,如窗外那断了线的雨珠。
16.当温柔不在,当泪水擦干,我现在的挽留还算不算?只愿不会成遗憾。
17.喜欢就喜欢了,心被牵动,无须理由,爱上你是我的自由,请打开窗口,让我的灵魂与你的灵魂相拥。
18.说过不会比你先走,说过就算走也决不回头,说过不再用手试泪,说过就算你走也不在原地逗留,说过的不在也再,说过的一切已不算,你的臂弯已不再是我心灵的港湾,而那些承诺不过是无稽之谈。
19.想爱不能爱才最寂寞,我试着勇敢一点,可我无法面对镜中颤抖的双眼,所以只能跟靠近我的每个人说再见。
20.走,还是要走的的,留下来的不过是一副躯壳,留,还是要留的,我的心就在次生根了。
21.孤独的双眼沉默着,何时才被明亮发现,躲在黑暗角落的我
22.你的寂寞让我留恋,不小心回头看了你一眼,只有孤单的人会寂寞。
23.淡了,散了,不多,一点就够了,睡了,呼呼中,懂了?是的。
24.梦已逝,心已碎,留下只是在为离开做准备。
25.如果不要我,请离开我,留下,只是继续令我难过。
26.如果我能够继续等待,如果时间能够停留下来,如果……没有如果?
27.断了联络,断了思念,最后的希望已灰飞湮灭,心已疲倦,痛吗?不懂。
28.擦去脸上的泪水,却带不走心中痛楚的感觉。
29.爱就爱了,接受拒绝?简单的几个字却变了味,你无言的回应,我逃避的闪躲,为何?正面回答不会比现在更伤害我。不要坚信,他没回应总好过答应了无法承诺,那样心更炙热,他给不起,你还要吗?
30.愁绪吗?有点闷,一点孤独品尝一点寂寞。
31.天空开始放晴,微风划过,如此轻柔,想每次你偷亲我的脸颊一样,我笑了,仅仅是因为想起了你。
32.有点落寞,我不懂该怎么说,让它在无声中逝去,我走了,其实它没有来过,只是夜晚心异常柔软。
33.当我流着泪向你说再见,你只是冷漠的向我告别,不感看你的冷漠的眼,心已碎成千片。
34.我难道的时候你在哪里?心痛的感觉令我麻痹,痛得我难以呼吸,却不敢告诉你。
35.你的心已不属于我,可我却还期待你的回应,明知不可以,却还是被牵引。
36.爱来过,也走过,痴过也恨过,伤过才会懂,一切皆是错。
37.电话那头,又是沉默,该放手,却难割舍。
38.每到夜深人静,我才倍感寂寞倍感心酸,孤单的人心易碎,总是看到别人双双对对,才感觉,一个人好孤单,只是真心已不在,真心已不算。
39.当依靠的肩膀不在,当我的眼泪流干,当我决定放手,我的心已不在。
40.我难过的时候你在哪里?一句抱歉就能把空白代替?

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

    难得一首歌有男声版又有女声版。仔细的对比两个版本,不得不叹息,演绎得更好得还是孙燕姿,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她。
    还是高三那年的夏天,刚刚高考结束。太多太多得不确定让我心里堵得厉害。沉重的体力劳动仍然不能减轻丝毫的担心。在李智慧和李立荣提议骑车出去玩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受不了的不只我一个。
    原本只是想在附近转转的。当过了紫溪后,都还没有回去的打算,再加上大家相互之间的言语刺激,居然决定一直骑到桂林去。幸好过了全州之后一路都是平原,而且去的一路还都比较顺利,除了天黑的时候还一直没有找到能过夜的地方。在一个加油站整理好过夜的地方后居然被发现了,而且被赶了出来,理由是油库附近不得停留。最后只好在干涸的稻田里,将晒干的稻草围拢来,将就着睡了。
    如果不是第二天清晨下了点小雨,那么一身疲惫的我们绝对会在稻田里睡到中午。原本最喜欢的就是夏天飘雨,冬天飘雪,但那天被雨淋醒的时候,确是有些无奈。
    36个小时之后,终于到了桂林。吃了一碗桂林米粉,逛了一圈桂林山水。其实也没有逛多少,远远的看了看象鼻山,经过了仍然有记忆的七星岩,在漓江里洗了洗车轮,就意兴阑珊了。一不小心,三个人居然走散了,更是越忙越乱。不过还好,还记得来时的路。回去的路都就只知道这么一条,所以大家都会往这边走,所以肯定会再相逢的。
    回去的时候,又下雨了。只是这次,却是喜欢了。放纵的在雨中飚车,放肆的大声唱歌,果然,发泄完后,没有心思,也没有气力担心了。
    后来,便来了落榜的消息。再后来,师大的录取书来了。再后来,荣走了。再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

我知道这样不好
也知道你的爱只能那么少
我只有不停的要 要到你想逃
泪湿的枕头晒乾就好
眼泪在你的心里只是无理取闹
以为在你身後 是我一辈子的骄傲
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
我不要你的呵护 你的玫瑰
只要你好好久久爱我一遍
就算虚荣也好 贪心也好
哪个男人对爱不自私 不奢望
我不要你的承诺 不要你的永远
只要你真真切切爱我一遍
就算虚荣也好 贪心也好
最怕你把沈默 当做对我的回答
我知道这样不好
也知道你的爱只能那么少
我只有不停的要 要到你想逃
泪湿的枕头  乾就好
眼泪在你的心里只是无理取闹
以为在你身後 是我一辈子的骄傲
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

刀剑如梦

    总有一些这样的时候,夜深,人静,心确跌宕起伏。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更新电脑里和mp3里的歌曲了。每逢有人问起我在听什么歌,我的回答总能让问的人大吃一惊。因为在他们看来,我正在听的歌都是已经“作古”了的了。
    只是,依然有和我一般的人,依然留恋那段作古的日子。
    谁与我一路从容,谁与我生死与共?

                        ——题记

刀剑如梦

唱/曲:周华健  词:詹德茂,周华健 
编曲:Robbie   专辑:风雨无阻

我剑    何去何从
爱与恨  情难独钟
我刀    割破长空
是与非  懂也不懂
我醉    一片朦胧
恩和怨  是幻是空
我醒    一场春梦
生与死  一切成空
我哭    泪洒心中
悲与欢  苍天捉弄
我笑    我狂我疯
天与地  风起云涌
我醉    一片朦胧
恩和怨  是幻是空
我醒    一场春梦
生与死  一切成空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恨不能相逢
爱也匆匆  恨也匆匆
一切都隋风
狂笑一声  长叹一声
快活一生  悲哀一生
谁与我生死与共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恨不能相逢
爱也匆匆  恨也匆匆
一切都隋风
狂笑一声  长叹一声
快活一生  悲哀一生
谁与我生死与共

       周华健曾经是我最喜欢的歌手之一。

       最开始认识他,或者还不能叫认识,只是听到他的歌,听说他的名字,竟已是近十年前的事情了。那还是初一刚刚开学,从农村来到县城,从小学升上中学,一切都是那么新鲜。然而,考试高分的背后挥之不去的依然是来自农村的深深的自卑。

       那天好像是9月的某一天,晚自习中途忽然停电了。整个校园一片漆黑,就在其他班一片混乱的时候,我们班在班主任(蒋晓彬,记忆犹新)的组织下开始了合唱。由文娱委员秦罕裔起头,大家一首接一首的唱了起来。虽然在当时,有些歌我并不会,甚至从未听说过,但从那以后,那晚唱的每一首歌都成了我的最爱。

       唱过风雨无阻,唱过花心,唱过孤枕难眠,但最爱中的最爱还是这首刀剑如梦。只是后来,华健的很多歌都对应了过往的一些回忆。因为刻意的想要忘却,所以很久没听了。

       喜欢刀剑如梦的那段日子,是和娟从相识到相知的一段日子。而现在,曲依旧而人成空。大约正是印证了歌词中的那句话:谁与我生死与共?

鹤舞白沙

header_02.jpg   

      原来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你知道我爱你,你却不爱我。                                                                                                 ——题记

    2006年6月10号,星期六。高考落幕,世界杯开赛。
    从北京到长沙,原来可以只要15个小时的。9点半,走出熟悉的长沙火车站,广场上,喷泉在阳光下托起一道彩虹。阳光不像北京那么灿烂,却很闷热。不一会,就感觉到衣服往肉上粘了。
    李还没有到。大约昨晚的世界杯比较精彩吧。过了激情的年龄,但对别人的激情,还是很理解的。So先到了。同So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似乎面熟的女孩。于是就聊天,顺便处理了关于钱的事情。So比较健谈,到哪里都一样。也许是因为关系不一样罢,我们从考研聊到工作,从大学聊到中学。
    等了一个半小时,李终于到了。没找着805,于是上了113路。当我已经在公共汽车上了,她居然还不相信我过来了。昨晚在火车上给她发短信她没有回。虽然后来知道是没有收到,但那时候心里是很生气的。吴给她发短信告诉她我真的来了,她还是不相信。更郁闷的是她没有直接给我发短信求证,而是发给李。
    公共汽车在如同迷宫般的长沙市区绕了半个多小时,跨过了浏阳河上的洪山桥,终于到了目的地。每一个在北京过惯了的人,去到外地,特别是有山有水的地方,总会感觉焕然一新。但同时也会感觉迷失了方向,因为北京完全是四四方方的,所以稍稍一拐弯,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公共汽车站离长沙大学还有一段距离。没有想到的是看起来不远的这段距离居然是那么的难走。好不容易顶着太阳走到了学校的小门,她却告诉我们她在外面诊所打点滴。于是再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寻找她说的那个“山门口诊所”。
    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没想到还是那么熟悉的样子。似乎没有什么变化,除了以前很少见到她躺着的模样,这次却是很不雅观的躺着以外。她左手插着针头,右手却捂着嘴。后来才知道,发炎的是左边的脸,所以左边的脸没有表情。说话的时候脸上只有右半部分会动,所以看起来不怎么协调,特别是笑的时候,更是几乎让人感叹造物主的神奇。所以她用手捂着,不想让我们看到。
    其实得病并不是什么难为情得事情,病了及时的治,好好的养,就可以了。话没有说出来,毕竟这么就不见了,生疏总是有一些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那么站着,低着头看着她,她也看着我。高高悬挂的输液瓶,仍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提醒我时间并没有停止在这一刻。
    慢慢的就熟悉了。原本就是熟悉的,大约如此罢。我们认识了12年,相对于我们22年的生命历程来说,已是大半了。在土话,东安话,普通话中,我们都选择了东安话。折中的选择,免去了偶尔变更的不适。以前跟李在一起的时候,常常说土话的。
    逝水流光。当医生将针从她手上拔下来后,我还不知道打一瓶点滴原来可以这么快。几乎没有什么记忆留下来,时间就过去了。一起去吃饭,李和她说起了唐瑾,李给瑾发短信交她一起过来吃饭。对瑾,我是没有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她是62班学号的最后一个,小学就入团了,而且走路带一点O型。来了一看,呵呵,真是女大十八变呢,几乎都认不出来了。有道是:“十八年后又是一个美女”。
    长沙大学真不是一般的大。绕过了一个池塘,爬上了一个山坡,再爬一个更长的坡,再绕过几栋房子,终于到了瑾的宿舍。瑾是读三年的,专科,所以正在答辩,准备毕业了。瑾宿舍的其他人居然都走了,如此我们两个男生才能顺利的进入。第二次进女生宿舍了,这次却和第一次截然不同。女生宿舍也可以很乱的啊。
    芳去睡觉了,临睡前,帮我们叫来一个她宿舍的大美女一起打牌。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情节,我行进了1500千米来到这里,她居然自己去睡觉,留下我和李,瑾及她宿舍的一个同学打牌。我无语,但打升级还是赢了。
    芳终于醒了。大家决定去李的学校,因为那边的饭菜比较好吃。烤鸭留在了芳的隔壁宿舍——她的宿舍居然没人,失去了又一次参观女生宿舍的机会。眼镜落在吃午饭的地方了,这是这次行程中第一个郁闷的地方。庆幸的是,下午去找的时候,居然还在,虽然镜片上粘了好些油腻。趁着其他人都不在,把礼物拿给了芳——这是原来没有想到的,竟然没有一点独处的机会!
    在五一广场下车才知道,从长沙大学到湖大会有那么远。没有直达的车,一算时间,还都回不去了。一下子都急了,但都快到了,也不可能这时候打道回去吧。终于到熟悉的湖大了,李却故意带着大家走不熟悉的小路。不过还好,晚饭挺划算的,又好吃,又便宜。
    吃完饭已经九点多了,世界杯都已经开始第二天的比赛了。一堆人慢腾腾的来到车站,才发现车都停了。好像大家跑了这么远,只是为了过来吃一顿饭似的。据芳说是平常难得李请客,原来如此。最后瑾找到了财院的一个熟悉人,总算把大家都安顿了。送她们过去后回来的路上,一时兴起还打了一回桌球。不过很久没有打了,手都生了。
    早上起来,我请的早餐。很惊讶的发现,自己也能在六点起床的。再一次转移,又回到长沙大学。终于见到了吴。虽然在qq,手机上说过很多话,但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居然是如此的一个“美女”。典型的女强人,班里的班长,口语很好,会西班牙语,左手写字,喜欢做智力游戏,等等等等。而且还很能聊,她来了后基本上是她跟我聊,芳却在一边听着了。
    聊了一会,芳将她送走了。正纳闷,芳转回来,将昨天我给她的东西拿出来说不能要。晕了,还从来没有听说送礼物不要的。僵持了半天,到后来,两个人都没有新的话说了。第一次单独在一个房间,却以沉默结束。甚至连在电话里的融洽都没有了。最后,只好又叫吴过来。
    意料之外的融洽出现在下午芳打点滴的时候,而这时候,离我离开已经只有几个小时了。原本打算去一下中南林的,打不通电话,发个短信却被问“谁啊”,索性就没去了。拉着李,瑾一起陪芳打针。开始的时候还比较拘谨,到后来谈到以前的陈年旧事时,便越来越激动了。也难怪,我跟芳认识是在小学四年级,跟李认识是在小学五年级。我和瑾是初中62班同学,和芳是后来269班同桌。和李就更不用说了,同穿一条裤子出来的铁哥们。芳和瑾同在长大。这中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更增添了许多话题。前面的尴尬大都因为很久不见,不太熟悉罢了。
    起初聊的都是学校里的事情,班级以前的同学,从62到64,269到267,渐渐的,话题往感情方面发展了,著名的席磊事件,一直是每个一中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再加上芳暴出来的关于我的猛料,更是将“桃色往事”推向了高潮。
    遗憾总是来的太快。一看表,到了该走的时候了。芳在我跟李起身后拉住瑾在后面还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了什么。走了几步,就发觉不对了:瑾拉着李在后面,故意拉开了一段距离。而芳又提起礼物的事情。两个人又一次僵持不下。直到我和李上了805,芳还在车门外徘徊。最后车开了,她的身影渐渐远去,最终车拐了个弯,看不见了。
    ……
    又回到了北京,又回到了日复一日的波澜不惊的生活。然而那两天的远行还是带来了影响的,缺了两次复习课,银行卡刷暴了,等等,最重要的还是,偶尔想起芳笑的样子,觉得清晰了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