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在全员都在投身「投资事业」的公司里工作 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转正微信公众号:公司精选(ID:gongsijingxuan)

(雪球ceo 方三文 雪球ID:不明真相的群众)

 
在全员都在投身「投资事业」的公司里工作 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公司精选(ID:gongsijingxuan)
 

在这家公司赚得根本就不是工资!如果你想问为什么?请把文章看完。这简直就是一家颠覆你价值观的公司!
 
1雪球是什么?

名字出处,
巴菲特说:“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的是发现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坡。”

 
那雪球到底是什么呢?
中国第一家从社交做交易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不好意思,我又装逼了,我说人话:其实你可以把雪球想象成为微博,或者是Facebook。只不过在这里,大家讨论的是股票而已。你可以动态选择自己应该关注什么人,通过持续和他们交流,知道哪些人最可能解答你哪方面的问题。边交朋友边赚钱!当然不放盘的时候也会八卦,因为这完全是你的一个赚钱朋友圈!不信?你看…

 


 
2在雪球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原来总有人问:“在雪球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还是想用图说话:

 

这是办公环境

 

(办公室整体的设计很大胆,很有现代感。更重要的是很舒服!他们每一个地方都是打通的,阳光从不同的角度洒进来,整个办公室都暖了。刚进门的地方就会看到上面有一个投影仪,都会把每天的股票指数投影下来,非常专业。还有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们每个会议室的门上都有一个名字。比如:彼得·林奇、巴菲特,都是在向大师致敬。)

 

这是餐厅和零食吧台

 

(对于吃货的我根本无法拒绝,因为大家来自天南海北,所以每天都会有很多口味供大家选择,很贴心。有员工生日的时候也会特意准备一下,就像在家一样!)

 

这是健身房

 

(额、这怎么说,连男女都分开了。有跑步机,有自行车等健身器材。哦,对了,每周三下班后女生还可以留下来上瑜伽课哦~简直不更更赞了!)

 

这是书房


这好像还不够生动的说明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吧?那换个角度说吧!

 

其实,除了是一家普通的互联网公司,他们还是一个全员投身[投资事业]的公司。(讲真,这很严肃的~)

 

重点是:他们的投资水平如何咧?

 

我们调查了码农,产品经理,运营小妹,设计师,BD等,为大家制作了以下精美的雪球员工2014年投资收益调查,据听说他们2013年可比这多多了!而且我还听说,跟会赚钱的人在一起呆久了,自己也会很有钱~


 

最印象深刻的是,当我问到他们为什么要在雪球工作的时候本来说想扯点儿情怀方面的东西。可是他们给了我一个特别接地气的答案:赚钱多!这里的钱并不是指工资,而是自己的炒股利润…

 

好吧,我也必须承认这是他们员工流失率低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一边工作一边学赚钱,福利还那么高,换我我也不会辞职…


差点忘了他们的年度旅行,去年的太远,我们只说今年的日本!

 

 

对不起,还没完。我还要把仇恨继续拉下去。。。

 

这次说雪球里面的员工氛围,仅用几张图表示。

 


雪球工程师(从左至右):方杨 蔡书华 周敏 周嵘屿 杨海锦



雪球工程师:周嵘屿 雪球ID:山荣

(对,你没看错,那真的是无人机)

 


雪球运营:潘高颖 雪球ID:潘羊羊Anais

(学舞蹈的妹纸就是有气质)

 


雪球设计师:王梓 李徽 雪球ID:阵阵 阿拉徽

(CEO不明真相的群众说:好好干有肉吃)

 


雪球前台:韩阳 雪球ID:阳囡囡

(备注:衣服完全没有显示出来她的身材)

 


雪球工程师:方杨 雪球ID:fyXIII

(为了让他滑雪,食堂算是拼尽全力了)

 


雪球工程师:高林植 雪球ID:秃一了

(不评)

 


雪球工程师:熊猫 雪球ID:pawaca

(一个会功夫的熊猫)

 


雪球总裁助理:张诗婧 雪球ID:诗婧

(完全被这娃萌翻了…)

 

说完之后,我好想问你,你说在雪球上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还不能说出什么感受,那么,我们再来看一下他们的福利吧~

 

  • 五险一金,补充医疗保险

 

  • 带薪病假、年假

 

  • 年13—16薪

 

  • 免费豪华自助午餐

 

  • 期权计划(转正后)

 

  • 出国旅行一年一次(现在是这个频率)

 

  • 生日福利

 

  • 免费加班餐

 

  • 每年一次体检

 

  • 结婚、生孩子发红包

 

  • 不加班(除特殊情况)

 

(不加班这点我真的要吐槽一下,今天小编去雪球踩点儿,刚六点半公司就没什么人了,小编只好抱着电脑回自己公司继续写稿子。真的好过分的,都不加班的公司好让人羡慕的!)

 

3雪球在做什么呢?

如果加入雪球,可能会是你在互联网中干过的最酷的事。为什么这么说呢?

 

去年9月份,雪球就已经完成了4000万美元C轮融资。其实,融资没有什么好祝贺的,融资都是没有办法的事,说明没有外部输血公司还活不下去,不融资而公司赚钱才是值得祝贺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为什么投资人愿意拿几千万美元投资上线将近三年,还没有一分钱盈利的雪球呢?

 

所以我们会好奇雪球的价值所在。他们的创办人给出的答案让我特别震撼。

 

方三文说:频繁的交流会产生社交关系,社交关系会产生信用。传统的金融产品销售都是通过某种程度上的增信完成的,比如银行可以说是牌照增信最后担保人增信,线下的第三方销售靠的是人肉增信。线上社交产生的信用,在其他产品的销售上已经有很好的应用案例,它一定也可以应用在信用最为稀缺珍贵的金融交易上面。匹配和增信做到了,离交易就是一步之遥了。所以也可以这样说,做社区本身并不是目的,做交流也不是目的,让交流服务于交易才是最终目的。当交流与交易融合的时候,社区的价值将会爆发。获得新一轮的融资后,雪球将尽快促成这个融合。这是雪球已经做和正要做的事情,大概也是它的价值所在。

 

好吧,说到底,雪球其实是一个“社交投资网络”。它不荐股,依靠用户生产内容,让喜欢独立思考的投资者都聚到这里,一起研究公司、聊聊投资——这就是雪球。如果说雪球做了那么一点创新,也许就是它选择了用互联网来做这些事吧。

 

 

雪人说:

 

因为我们渴望着自由,因为我们有着同样的梦想,

所以我们聚在一起,

所以我们出现在彼此的青春里,

所以我们都爱着雪球!

 

 

急招的5个职位包括:互联网金融Java 开发工程师、前端开发工程师、Android开发工程师、高级交互设计师、商务运营经理。

 

如果您能分享给正在找工作的朋友,我们万分感谢!

 

感谢阅读,有兴趣的朋友请将简历发送至:Hr@xueqiu.com(标题注明应聘岗位)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详细招聘职位

 
来源丨公司精选(ID:gongsijingxuan)

编辑丨琥珀(ID:weimic)
如需转载,注明出处及ID即可

[转载]创造者的品味

本文是 Paul Graham 写于2002年的一篇文章,虽然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但这篇文章依然没有过时。恰恰相反,随着技术的高速发展和软件开发的日益工业化,文中的观点更显得有价值。现在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变成了写代码的“机器”,而不是一个“创造者”,二者的区别就在于,“创造者”对美是有追求的,从而大大提高了软件质量。正如《Unix 编程艺术》中所说的那样:“美在计算机科学中的地位,要比在其他任何技术中的地位都重要,因为软件太复杂了。美是抵御复杂的终极武器。

原文地址译文地址

翻译:王新米

“在美学上对地心说,是哥白尼拒绝托勒密天文学体系的重要原因。” ——托马斯·库恩,《哥白尼的革命》

“在凯利·约翰逊的训练下,我们狂热的相信他的主张:一架看上去很美的飞机飞的也会很美。”——本·里奇,《臭鼬工厂》

“美是第一道测验:对丑陋的数学而言,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之地。”——戈弗雷·哈罗德·哈代,《一名数学家的辩白》

我最近和一位在麻省理工教书的朋友聊天。他教的领域很热门,每年都会被那些毕业要读研究生的学生的申请给淹没掉。“他们大部分看起来挺聪明的,”他说。“但我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有品味。”

品味。现在很少听到这个词了。但是无论我们怎么称呼它,我们依然需要明确这个概念。我朋友的意思是,他希望他的学生不仅仅是好的技术人员,还能够运用技术知识,去设计出美好的事物。

数 学家们直呼出色的工作是“美”的,过去或现在的科学家、工程师、音乐家、艺术家、设计师、作家、画家也如此。这仅仅是他们碰巧用了同一个形容词,还是他们 指的东西其实是有重合之处的?如果真有重合之处,那我们是不是能够利用在一个领域里对“美”的探索经验,去帮助我们在另一个领域里进行探索?

对我们这样的设计者而言,这不仅仅是理论问题。如果的确存在一个东西叫做“美”,我们需要有能力去辨识它。我们需要好的品味,去做出好的东西。与其将“美”视作抽象的概念进行喋喋不休的谈论,我们不如直接将它归纳为一个实际的问题——怎样才能创造出美好的事物?

如 今,当你提起“品味”这个词,很多人会告诉你:“品味是主观的”。他们相信美感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直觉。他们喜欢某些东西,却并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它很漂亮,或者自己妈妈曾经拥有一个,也有可能是电影明星带着这玩意儿上过杂志,或者是知道它价格昂贵。他们的品味思维,处在未经梳理的混沌状态中。

大多数人从小就被鼓励停留在这种随心所欲的混沌状态下。如果你取笑你的弟弟把图画书上的小人涂成绿色,你妈妈就可能对你说:“你有你喜欢的方式,他有他喜欢的方式”。

就像很多其他大人说的事一样,这个道理半真半假——跟很多他们说的其他事儿自相矛盾。在再三向你灌输“品味不过是个人喜好”发的道理后,他们又带你去博物馆,告诉你:仔细点儿看,达芬奇是个伟大的艺术家!

此 时,这个小孩儿脑中将闪过什么样的观点?他会怎么想“伟大的艺术家”这件事呢?在经过很多年“每个人按自己喜欢的方式做事就是对的”的观点后,他不太可能 做出“伟大的艺术家是指他的作品比别人的好”的结论。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在他托勒密式的宇宙观里,伟大的艺术家就是像花椰菜一样对自己有好处的东西——书里是这么说的。

说“品味只是个人喜好”,的确是防止争端的好方式。但问题是,这不是真的!当你开始做设计时,你就会感到这一点了。

无 论人们做什么工作,都自然而然的希望自己做的更好。足球运动员希望赢得比赛,CEO 们希望增加收入。在工作中做的更好,能让你感到愉悦和骄傲。但如果你的工作是做设计,那“美”不是一个确切存在的东西,你就没有确切的方式把工作做得更好 ——如果品味就是主观的,那所有人的东西都已经是完美的了,你喜欢你喜欢的,就成了。

就像做任何工作一样,如果你持续的投入,设计就会越做越好。你的品味改变了,像所有工作越做越好的人一样,你知道你自己在进步——这样,你之前的品味就不仅仅是跟现在的不同,它更坏。让“什么品味都没错”的道理一边儿去吧!

如今相对主义盛行,这可能妨碍你思考“品味”,即使你的品味正在发展进步。不过如果你面对现实,并且承认,至少对你自身而言,存在着好设计和坏设计,你就可 以开始仔细从细节研究什么是好设计了。你的品味是怎么改变的?当你犯错误时,什么让你犯了错误?其他人从设计中学到了什么?

一旦你开始检视这些问题,你就会惊讶的发现在不同的领域里,对美的概念有不少地方时共同的。相同的“好设计”原则一遍又一遍的出现。

好的设计是简单的。从 数学到画画,你都听到这样的观点。在数学里,这意味着更简短的证明往往更好。特别是公理的阐述——少即是多。这在编程里意味着同样的事情。对架构师和设计 师而言,这意味着美更多的依赖一些被精心选择的结构性元素,而不是一些表面的装饰。(装饰品本身并不坏,只有在掩饰本身很平淡的东西时很坏)相似的,在绘画中,被仔细观察和扎实的描摹的静物画,往往比一幅浮华的但没有思想、重复性的、如蕾丝领子的画,更有趣。在写作中,这意味着你需要简洁的说出你的想法。

必 须去强调简单——这听起来很奇怪。你可能认为,“简单”是缺省就存在的,装饰则是更多的工作。可是当人们开始进行创作时,一些东西挟持了他们。菜鸟作家使 用华丽的语调,听上去根本不像他们平时说话,设计师努力成为艺术家,而依赖面饰和花体。画家则发现自己是表现主义者。这些都是在逃避,在又臭又长的句子和 那些“富有表现力”的绘画技巧下,(创作本身)不再有什么进展了,这是令人害怕的事。

当你被迫做的简单之时,就是被迫直面问题本质之时——如果你不能放弃装饰,你就得放弃本质。

好的设计是永恒的。在数学里,每个证明,除非有错误,都是永恒的。那哈代所说的:“对丑陋的数学而言,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之地”是什么意思呢?他和凯利·约翰逊是一个意思——如果一样东西(方法)是丑陋的,那它绝不可能是最佳解决方案,一定有更好的方法,且最终一定会有人发现。

以永恒为目标,是迫使自己发现最佳答案的一个方法:如果你能想象出别人超过你的方式,你应该自己去做。一些大师级的人物在这方面做得如此之好以至于没怎么给后来者留空间,如丢勒之后的版画家就不得不生活在在他的阴影之下。

以永恒为目标,也是避免自己被“时尚”劫持的好方法。“时尚”从定义上讲即随着时间而变化,如果你做些东西,它们在遥远的未来依然看起来不错,那它的感染力一定更多来自于内在品质而非时尚。

奇妙的是,如果你想做出吸引将来的人的作品,一种方式是尝试去吸引过去的人。我们很难猜测到未来会怎么样,但可以肯定将来的人跟过去的人一样,不会怎么关心现在的时尚。如果你能做些东西它既能够吸引公元1500年的人,又能够吸引现在的人,那它很可能还能吸引公元2500年的人。

好的设计解决正确的问题。一 个典型的火炉,有四个出火口,排成一个正方形,每个出火口由一个开关控制。怎么排序放置这些开关?最简单的回答是将它们排成一列——可这个简单的答案解决 的不是正确的问题。开关是给人用的,如果排成一列,可怜的烹饪者就不得不每次都停下来,思考哪个开关控制哪个出火口。更好的方法是:把开关们也排成一个正方形,和出火口一一对应。

很多坏设计是精巧的,却方向错误。二十世纪中期,有一股使用无衬线(Sans-Serif)字体的风气,的 确,这种字体更接近纯粹和基本的文字形状,但文字设计中需要解决的问题主要不是这个。要提高易读性,重要的是使字母和字母更易辨别。Times Roman(译注:典型的衬线字体)看起来可能“维多利亚”了一点,但其小写 g 和小写 y 确实更易区分。

问题和解决方法一样,都可以被改进。在软件领域,一个难处理的问题,通常可以被一个等价的、更容易解决的问题替代。物理学因为将需要解决的问题,从协调世界与圣经的关系,变更为预测可观测的事物的行为,而发展的更快了。

好的设计是暗示性的。简·奥斯丁的小说基本上没有描写,她不直接告诉你事物长什么样,但她的故事好到了你自己可以想象出整个场景。同样,暗示性的画比描绘式的更有吸引力——每人心里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蒙娜丽莎。

在建筑和设计领域,这个原则意味着:一幢建筑物,或者一件物品,应该能让人们自如的去使用它。举个例子,一幢好的建筑物,可以充当起人们在其中按自己的生活方式来生活的背景和舞台,而不是迫使居住者像在履行建筑设计师你定好的程序那样去用它。

在软件领域,这个原则意味着你应该给用户一些可以按自己需求自由组合的元素——就像乐高玩具那样。在数学中,这意味着,一个能成为很多新工作基础的证明,远 比一个虽然解决了非常困难的问题,却不能引导出未来新发现的证明更可取。在科学领域,一般来说,引用次数,被认为是体现研究成果价值的粗略指标。

好的设计常常有点好笑。这条定律并不总是真的,但丢勒的雕版画和埃列尔·萨里宁的子宫椅、古罗马的万神殿,以及最早的保时捷 911,对我而言,看起来真有点滑稽。哥德尔不完全定律看起来就像一个恶作剧。

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幽默与力量有关。有幽默感,就有力量:保持幽默是对不幸的一种蔑视。而失去幽默感,就容易被不幸伤害。因此力量的标志,或者至少说是特 性,就是不要把事情看得太严重。自信经常让你对全程采用一种轻微的调谑态度。就像希区柯克在他的电影中、勃鲁盖尔在他的绘画中,莎士比亚在他的戏剧中,对 问题表现出来的态度一样。

好的设计不必一定表现的滑稽,但很难想象,没幽默感的东西会是好设计。

好的设计是困难下诞生的。如果你看看那些做出伟大成就的人们,他们的共同点之一就是勤勉工作。如果你工作不努力,你很可能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难题要求更卓越的努力,在数学中,一个困难的证明,要求有独创性的解决方案,往往也是有趣的方案,在工程学中也一样。

爬一座山的时候,你需要把所有不必要的东西都从行囊里丢出去。同样,一名建筑师在一个条件很差的地方、或者在很少预算的情况下修建,就会发现他必须做出优雅的设计,为了解决各种困难,时尚与浮华的东西只能被丢在一边。

但并不是所有的困难都好的。痛苦也有优劣之分,你需要那种飞奔中感受的痛苦,而不是踩到钉子上的那种。一个难题,可能对设计师有好处,但刁难的客户、不可靠的原料就没什么好处了。

在艺术领域,最高的成就往往授予了人物画,这个传统事出有因。这并非因为描绘人脸的作品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而其他画作没有,而是因为我们是如此擅长观察人脸,迫使描摹人像的人需要不停的努力让观者感到满意。如果你描绘树的时候,把树枝画偏了五度,没人会发现。但如果你把眼睛画偏了五度,那每个人都会注意 到。

当包豪斯派的设计师,采用了路易·萨利文“形式服务功能”原则时,他们的意思是——形式应该服从于功能,如果功能足够困难,那形式就不得不跟随它,因为没有出错的余地。野生动物是美丽,因为它们生活的很艰苦。

好的设计看上去很容易。就像优秀的运动员那样,好的设计师会让人觉得做设计很容易。通常来说,这是一种假象,那些简洁、朗朗上口的文章是经过反复的修改而成的。

在科学与工程学中,一些伟大的发现看起来如此简单,以至于你对自己说,我都可以想到这个!那发现者有资格问你:(你这么说的话),为什么不是你发现的?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一些头像画作,仅有寥寥数笔。当你看着它们,你心里想着,所有你需要做的就是把这八九条线凑在一个正确的地方,就画出了杰作。哦,是的,你需要精确的把它们画在恰到好处的位置,一点儿的偏差都会让整幅作品失败。

(注: 莱昂纳多是达芬奇的名,达芬奇全名 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意思是 Leonardo, Messer Piero 的儿子,来自 Vinci。其父全名 Messer Piero Fruosino di Antonio da Vinci。于是我们知道达芬奇他爷爷叫 Antonio。把莱昂纳多叫达芬奇完全是用美国姓名习惯解外国人名的后果,就跟把乌萨玛·本·穆罕默德·本·阿瓦德·本·拉登叫做本·拉登一样,其实, 乌萨马才是他的名字,穆罕默德是他爸爸的名字,阿瓦德是他爷爷的名字,依次类推。)

线条画事实上时最难的视觉媒体,因为它们要求近乎完美。用数学的术语来说,它是闭合形式解,不那么卓越的艺术家,则用逐渐修正接近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一个十岁的小孩放弃绘画还的原因之一是——当他们决心像大人那样画画,并第一次尝试画一张脸——好难!

在 大多数的领域中,“容易”是和练习联系在一起的。也许练习能够让你用潜意识来完成一些本该由意识完成的任务。一些情况下,你真正是在训练你的身体,专业的 钢琴家可以比大脑传递给手信号更快的按键,同样的,经过一段时间练习的画家,可以让视觉感知直接从眼反映到手,就像有些人用脚打拍子那样是条件反射。

当人们说“进入状态”时,我想可能是指脊椎神经控制了身体。脊椎神经(相比大脑)更少犹豫,从而解放自由意识以思考更难的问题。

好的设计使用对称。我想,对称可能仅仅是通向简单的一条路径,但它很重要,值得被单独指出来。大自然大量使用对称,这是一个很好的征兆。

有两种类型的对称:重复与递归。递归是指在子层次上的重复——就像一片树叶上的脉络那样。

如今,对称在一些领域不再流行——这是以前滥用对称导致的一种反弹现象。建筑师从维多利亚时代开始,就有意识的在建筑中采用不对称设计。到了一九二零年代,“不对称”成了现代建筑主义的外在前提。然而即使这些建筑物在中轴线上不再对称,它们中依然存在大量对称的细节。

在写作的每个层次中,你都能找到对称——从句子中的成语词组,到小说的结构层次。你会发现音乐和绘画领域存在同样的现象。马赛克画(和某些塞尚的画)通过重 复同样的元素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而组合对称产生了一些最令人难忘的的作品,尤其对称的两半互相起反应时,就像画作《亚当的诞生》和《美式哥特》。

在数学和工程学中,应用递归,特别的有效。数学归纳法简洁优美。在软件中,一个问题用递归来解决,几乎可以肯定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埃菲尔铁塔看起来非常惊人的部分原因是,它的结构是递归式的,一个塔叠着一个塔。

对称的危险性,尤其是重复循环的危险性在于,它可能被用于替代思考。

好的设计近似自然。与其说,去模仿自然有些固有的好处,还不如说大自然已经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来解决各种问题,如果你的答案看起来很类似自然界里的东西,那是个好迹象。

临摹并非作弊,鲜有人会否认“故事应该像生活”。从生活中获得灵感是绘画的有效手段,但它用处常常被误解——从生活中学习画画的目标,并非简单做记录,要点在于,你要从生活中获取些值得咀嚼玩味的东西:当你目光注视着一些东西,你的双手进行更有趣的工作。

工程里模仿自然也是有效的。船只拥有长长的脊骨和肋骨,就像动物的胸腔那样。在有些情况下,我们不得不等待更好的技术出现:早期飞行器的设计者把飞行器设计 成鸟儿的样子失败了,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轻巧的材料和足够强大的动力(莱特兄弟的引擎重达 153 磅,却只有 12 马力的输出),也没有精密的控制系统,能够让飞行器像鸟一样飞翔。不过我可以预测,小型的、无人驾驶的、像鸟一样飞翔的侦察机,会在五十年之内出现。

现在,我们有了拥有强大计算能力的计算机,我们不但可以模仿大自然的结果,还可以模仿大自然的方法。基因的运算,能够让我们创造出因为太过复杂而在通常条件下设计不出来的东西。

好的设计是再设计。第一次就把事情做对的可能性事很小的。专家会预料到,会丢掉一些初期的作品,他们为计划的变更做了计划。

把作品扔掉需要自信。你必须有魄力想,会出现更好的成就。例如,当人们开始画画,他们常常不愿因去重画那些不对的地方,他们觉得做到这样已经足够幸运了,如 果他们再做一次,可能会变得更糟糕。他们说服自己:这画其实还不错,真的——事实上,也许他们的意思是看起来就该这样。

这样很危险!你应该培养出一种不满足的精神。在达芬奇的作品里,一根正确的线条背后,往往是五次六次的尝试。与众不同的保时捷 911 后车厢,是粗笨的原型上再设计而成的。在赖特早期给古根海姆现代艺术博物馆做的设计中,右半部是一个古巴比伦金字塔式的建筑,他把它倒转过来,成了现在的模样。

犯错误是正常的。与其把错误视为灾难,不如让它们更容易检验与修复。达芬奇或多或少发明了素描,使得绘画这件事,能够承受住更多的探索与负荷。开源软件的 Bug 更少,因为它更能容纳 Bug 发生的可能性。

一些介质能够让改变变得更容易。当油画颜料在十五世纪取代蛋彩(用蛋清代油调和的鸡蛋水胶做成的颜料),画家更容易处理一些诸如人像画的困难题材了,和蛋彩不同,油画颜料可以混合,也可以被覆盖。

好的设计可以进行模仿。对模仿的态度,往往是反复的——初学者一知半解时最容易模仿,然后开始尝试原创,最终他意识到追求正确比追求原创更重要。

无知的模仿是通向坏设计的良方。如果你不知道你的想法是从哪来的,你很有可能在模仿一个模仿者。拉斐尔风格在十九世纪中期如此流行,以至于每个尝试画画的人都要模仿他,经常带些删改。正是这种情况,而并不是拉斐尔本人的工作,惹恼了前拉斐尔学派3。

(注:前拉斐尔学派,他们认为拉斐尔时代以前古典的姿势和优美的绘画成分已经被学院艺术派的教学方法所腐化。)

雄心勃勃的人不满足于模仿。品味成长的第二阶段是有意识的以原创为目标。

我想伟大的大师们已经到达了一种忘我的境界,他们一心想得到正确的答案。如果正确答案的一部分已经为他人所发现,没理由不使用它。大师们有足够的自信:从他人处学习采纳,而不担心自己的信念在这个过程中迷失。

好的设计常常是奇特的。那些杰作往往拥有奇特的特质:欧拉公式、勃鲁盖尔的《雪中猎人》、黑鸟战斗机、Lisp语言。它们不仅仅是美的,而且是具有奇异的美。

我不太知道原因,也许因为我本身还很无知。罐头开启器可能对狗来说也是不可思议的,如果我足够聪明的话,可能会觉得 ei*pi = -1(欧拉公式之一)是世界上最自然不过的事情——必然如此。

大部分我在文中提到的品质是可以被培养的,但我不认为“奇特的特质”可以被培养。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当它出现苗头时,不要去打压它。爱因斯坦并没有试图把相对论弄得奇特。他试图寻找真理,而这真理本身显得很奇特。

在一所我曾经就读的艺术学校里,学生们想的做多的是如何建立个人风格。但如果你仅仅是试图做出优秀的东西,你就不可避免的形成独特的风格,就如同每个人走路的姿势都不一样。米开朗基罗并没有试图画的“很米开朗基罗”,他只是想画好画,他自然的就画得像米开朗基罗。

唯一值得去拥有的风格,是你没法刻意追求的那种。对“奇特的品质”而言,尤其是这样。没有捷径可走。风格主义者、浪漫主义者和两代美国高校生追寻的西北航道是不存在的。到达它的唯一方法,是经由好的设计,从另一侧到达。

(注: 西北航道是一条穿过北冰洋,联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新航道,它位于加拿大的沿岸,由于能快速连接北美、北欧和东北亚的确,因而被称作“梦幻航道”,但由于覆盖坚冰一直很难航行,军事家与航海家一直期望北冰洋温度升高融化而使其可用性提高。作者在这里使用西北航道,是比喻一条想象中的捷径。)

好的设计批量出现。十五世纪佛罗伦萨的居民中出现了:布鲁内勒斯基、吉尔伯提、多纳泰罗、马萨其奥、菲利波·利比、弗拉·安吉利科、维洛及欧、波提切利、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当时的米兰和佛罗伦萨一样大,你能说出来几个米兰艺术家呢?

有些事在十五世纪的佛罗伦萨发生了,它不能被传承,因为它不会再发生了。你需要去想象是什么赋予了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先天的能力。有些人出生在了米兰,为什么米兰没有出现达芬奇里昂纳多?

美国现在的人口总数,大约是十五世纪的佛罗伦萨的一千倍。如果 DNA 能支配一切的话,我们中间有一千个达芬奇、一千个米开朗基罗,我们天天都会碰到艺术杰作——而我们没有。原因是要创造出一个达芬奇,不仅需要他个人的天赋,还需要一四五零年的佛罗伦萨。

没有什么问题能有效过去探索天才群体的共同之处了。比较起来,基因的作用无足轻重,具有达芬奇的遗传基因,并不能弥补住的地方离米兰近、离佛罗伦萨远带来的 影响。现代人的迁移更频繁的,但不相称的是,伟大的作品依然多来自几个热区:鲍豪斯、曼哈顿计划、《纽约客》、洛克希德公司的臭鼬工厂、施乐帕克研究中 心。

在任何时候,都只有非常有限的伟大的课题,以及非常少的研究这些课题的小组。如果你离这些工作中心太远,你就几乎不太可能有出色的工作。你可以在某些程度上顺应会反对这些趋势,但你不能脱离它。(也许你可以,但米兰的达芬奇就没有成功。)

好的设计常常是大胆的。在历史上的每个时期,人们都会坚信一些荒谬的东西。他们是如此的坚信这些谬论,所以你得冒着被排斥、甚至是被暴力对待的风险,说出不同的观点。

如果我们的时代有何不同的话,那真是太好了。但就我目前的观察,还没有。

这 个问题不仅折磨着每个时代,在某种程度上,也折磨着每个领域。许多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在那个年代被长期认为是可怕的:根据瓦萨里的说法,波提切利忏悔并 且放弃了绘画,而巴托罗米奥修士和洛伦兹·迪·库若迪竟然烧掉了自己的部分作品。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让许多同时代的物理学家感到了冒犯,在法国,相对论几十 年来都没被完全的接受,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

今天实验性的错误,是明天的新理论。如果你想发现伟大的新事物,就不应该对传统智慧、理论没有怎么涉及到的地方视而不见。相反,你应该特别注意它们。

一个实际的问题,我想,看到丑陋要比想象美丽更容易。大部分创造出美好事物的人,是通过修正他们认为丑陋的地方来达到目标的。伟大的作品往往是这样产生的: 有人看到一些事物,想:我能比它做的更好。乔托看见按拜占庭传统方式绘制出来的圣母像,在几个世纪里都令人感到满意,但他自己觉得它们笨拙而不自然(注: 从而画出了《宝座上的圣母》),哥白尼被一个同时代人普遍接受的理论困扰,觉得一定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不能忍受丑陋还不够。在培养出知道 哪儿需要改进的嗅觉前,你得对这个领域非常的了解,你需要做(大量的)基础功课。但当你成为了专家后,你就能听到内心的声音了:这么做不对!一定有更好的 办法!别忽略这些声音,培养它们。伟大的作品的秘诀是——非常精准的品味,加上能够使它满足的能力。

《色.戒》

     张爱玲的小说本是写的极好的,拍电影的人却太俗气,把好生生的一个故事,摆弄成了“少儿不宜”的限制级。

但这回看完《色戒》,散场的时候却不像上次看《狙击手》那么意犹未尽。上次是看的兴高采烈,过瘾,这次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旧上海的弄堂,奔驰的人力车,汤唯的旗袍,梁朝伟的毫无表情的脸,本都是好的,可是组合到一块,在萤幕上晃来晃去两个多小时,便倦了,乏了,无趣了,无聊了。

故事中不合情理的地方太多,到最后,结局却是最真实的一种。

看病记

        从前天晚上看完李连杰的最新电影《游侠》开始,右眼就感觉有点发痒。到昨天上午对新视频搜索后台进行压力测试的时候,眼睛不停的流泪,几乎看不清屏幕。幸亏压力测试进行的还算顺利,通过修改一个 决定如何取得摘要的参数(从动态生成改成超过长度直接截断),检索后台的承压能力从10个并发每秒提升到40个并发,而且 io 的压力仍然不是很大,只是 cpu 不够用了(后台机器是一个普通的双核机器,硬盘都没有做 raid,只是把服务分散到 4 块不同的硬盘上而已)。这样我们能够确定等播客搜索的后台切换到新系统上来,后台还可以精简下 2 台机器(把当前 2 台独立的合并机器撤下来,合并服务放到检索服务机一起)。

测试结束后,我立即打电话问人事部门关于我的医疗保险卡的问题。幸运的是,医保卡刚刚发下来了。在一堆未整理的卡片中翻出自己的医保卡和条形码,自己往上面贴了照片,拿着就往中关村医院跑。

医院居然是下午 5 点下班,5 点以后就算急诊了——真黑!而且中关村医院这种社区医院急诊没有眼科!于是打车去北医三院。

挂号 5 块,诊疗费 6 块,开了一小瓶从日本进口的滴眼液,28.83 。一个小小的结膜炎,一下子就花去了 40 块。医生最后叮嘱道:如果这两天眼睛有发红或者发肿的现象,赶紧再来复查一下。心里想,医院真是个吃钱的地方,想想中关村修电脑一般都是检查不要钱,修不好也不要钱,可这医院,随便看看就算检查过了,开个药,也不管“修”的好“修”不好,先收了钱再说。

不过人去医院看病,图的就是个心安。开个药,也不管是不是真的管用,看了医生,用了药,心里踏实了,过一两天,病就真的好了。

周五去体检,好好检查一下。

我们为什么吵架?

有一位名人在博客上说:任何一种稳定关系都是奴役与被奴役的关系。在感情中同理,也是主动和被动的关系。如果还没有确定,就要通过吵架、离家出走等等手段来确定地位。

两个人明明相爱,往往最不惮以直接强硬的态度对待对方。大到经济大事、百年树人育儿方针,小到今天晚上吃馒头还是面条,都有可能发生激烈争吵,仿佛和自己最亲密的人针锋相对才显得格外有成就感,还是最在乎的人就彼此最挑剔?

据说,某些吵架是前戏的一种,似乎没有哪对儿男女不曾经历过。俗话有很多,什么上牙还有碰下牙的时候,大多数人还都认同小两口打架不记仇这一句。但 是,这并不意味着就可以肆无忌惮口无遮拦。有很多男女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最后吵成劳燕纷飞的怨偶;还有的人吵起架来,就好象按下了REPLAY键, 在某些事件中反复循环播放,无休无止。亲爱的,难道我们不能吵一场有技术含量的架吗?

我们为什么要吵架?

那么那么爱,当初含在口里都怕化,为什么现在可以面目狰狞的吼叫或目中无人的冷战?难道还是因为过于爱。

两个人互相尊重爱慕,但不意味着在他们在所有问题上选择一致的态度。相遇之前,他们有不同的 生活背景;他们的学识、职业、气质都决定了看问题的角度并不一致,甚至,仅仅是男女有别,都会在一个看法上产生偏差。那么,两个人的生活该怎么过?于是每 个人都会提出自己的意见,但是对方并不同意,于是需要互相说服。当问题被看得比较严重尖锐的时候,说服的过程也比较激烈,那么,这个过程就叫吵架。说到 底,因为这个人是自己最爱的,因此希望他/她可以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来认同服从—-跟外人说,人家才懒得理你呢。因此,吵架可以被视为批着 感情外衣的杀熟行为。仔细分析各种各样的吵架原因,难道不是都要求对方跟着自己的思路走听自己的话吗?

所以,回到前面所说的,当男女关系中一方以绝对优势压倒另一方占据主动权的时候,被动方百依百顺,两个人肯定是吵不起来的。只有势均力敌都觉得自己 有道理,并且觉得人家天经地义要听自己的话的时候,才会滔滔不绝的辩个不休。可是,爱人是用来宠爱心疼的,为什么一定要叫人家服服帖贴呢,应该还有另外的 婉转方式吧。

继续阅读“我们为什么吵架?”

开源搜索引擎简介

搜索引擎的工作流程主要分为三步:从互联网抓取网页→创建抓取网页的索引库→从索引库中进行搜索。

首先需要一个能访问网络的爬虫器程序,依据URL之间的关联性自动爬行整个互联网,并对爬行过的网页进行抓取收集。当网页被收集回来后,采用索引分析程序进行网页信息的分析,依据一定的相关度算法(如超链接算法)进行大量计算,创建倒排序的索引库。索引库建好后用户就可以通过提供的搜索界面提交关键词进行搜索,依据特定的排序算法返回搜索结果。因此,搜索引擎并不是对互联网进行直接搜索,而是对已抓取网页索引库的搜索,这也是能快速返回搜索结果的原因,索引在其中扮演了最为重要的角色,索引算法的效率直接影响搜索引擎的效率,是评测搜索引擎是否高效的关键因素。

网页爬行器、索引器、查询器共同构成了搜索引擎的重要组成单元,针对特定的语言,如中文、韩文等,还需要分词器进行分词,一般情况下,分词器与索引器一起使用创建特定语言的索引库。它们之间的协同关系如图1所示。

而开放源代码的搜索引擎为用户提供了极大的透明性,开放的源代码、公开的排序算法、随意的可定制性,相比于商业搜索引擎而言,更为用户所需要。目前,开放源代码的搜索引擎项目也有一些,主要集在中搜索引擎开发工具包与架构、Web搜索引擎、文件搜索引擎几个方面,本文概要介绍一下当前比较流行且相对比较成熟的几个搜索引擎项目。

开源搜索引擎工具包

1.Lucene

Lucene是目前最为流行的开放源代码全文搜索引擎工具包,隶属于Apache基金会,由资深全文索引/检索专家Doug Cutting所发起,并以其妻子的中间名作为项目的名称。Lucene不是一个具有完整特征的搜索应用程序,而是一个专注于文本索引和搜索的工具包,能够为应用程序添加索引与搜索能力。基于Lucene在索引及搜索方面的优秀表现,虽然由Java编写的Lucene具有天生的跨平台性,但仍被改编为许多其他语言的版本:Perl、Python、C++、.Net等。

同其他开源项目一样,Lucene具有非常好的架构,能够方便地在其基础上进行研究与开发,添加新功能或者开发新系统。Lucene本身只支持文本文件及少量语种的索引,并且不具备爬虫功能,而这正是Lucene的魅力所在,通过Lucene提供的丰富接口,我们可以根据自身的需要在其上添加具体语言的分词器,针对具体文档的文本解析器等,而这些具体的功能实现都可以借助于一些已有的相关开源软件项目、甚至是商业软件来完成,这也保证了Lucene在索引及搜索方面的专注性。目前,通过在Lucene的基础上加入爬行器、文本解析器等也形成了一些新的开源项目,如 LIUS、Nutch等。并且Lucene的索引数据结构已经成了一种事实上的标准,为许多搜索引擎所采用。

2.LIUS

LIUS即Lucene Index Update and Search的缩写,它是以Lucene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一种文本索引框架,和Lucene一样,同样可以看作搜索引擎开发工具包。它在Lucene的基础上作了一些相应的研究及添加了一些新的功能。LIUS借助于许多开源软件,可以直接对各种不同格式/类型的文档进行文本解析与索引,这些文档格式包括 MS Word、MS Excel、MS PowerPoing、RTF、PDF、XML、HTML、TXT、Open Office及JavaBeans等,对Java Beans的支持对于进行数据库索引非常有用,在用户进行对象关系映射(如:Hibernate、JDO、TopLink、Torque等)的数据库连接编程时会变得更加精确。LIUS还在Lucene的基础上增加了索引更新功能,使针对索引的维护功能进一步完善。并且支持混和索引,可以把同一目录下与某一条件相关的所有内容整合到一起,这种功能对于需要对多种不同格式的文档同时进行索引时非常有用。

3.Egothor

Egothor是一款开源的高性能全文搜索引擎,适用于基于全文搜索功能的搜索应用,它具有与Luccene类似的核心算法,这个项目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并且拥有一些积极的开发人员及用户团体。项目发起者Leo Galambos是捷克布拉格查理大学数学与物理学院的一名高级助理教授,他在博士研究生期间发起了此项目。

更多的时候,我们把Egothor看作一个用于全文搜索引擎的Java库,能够为具体的应用程序添加全文搜索功能。它提供了扩展的Boolean模块,使得它能被作为Boolean模块或者Vector模块使用,并且Egothor具有一些其他搜索引擎所不具有的特有功能:它采用新的动态算法以有效提高索引更新的速度,并且支持平行的查询方式,可有效提高查询效率。在Egothor的发行版中,加入了爬行器、文本解析器等许多增强易用性的应用程序,融入了Golomb、Elias-Gamma等多种高效的压缩方法,支持多种常用文档格式的文本解析,如HTML、 PDF、PS、微软Office文档、XLS等,提供了GUI的索引界面及基于Applet或者Web的查询方式。另外,Egothor还能被方便地配置成独立的搜索引擎、元数据搜索器、点对点的HUB等多种且体的应用系统。

4.Xapian

Xapian是基于GPL发布的搜索引擎开发库,它采用C++语言编写,通过其提供绑定程序包可以使Perl、Python、PHP、Java、Tck、C#、Ruby等语言方便地使用它。

Xapian还是一个具有高适应性的工具集,使开发人员能够方便地为他们的应用程序添加高级索引及搜索功能。它支持信息检索的概率模型及丰富的布尔查询操作。Xapian的发布包通常由两部分组成:xapian-core及xapian-bindings,前者是核心主程序,后者是与其他语言进行绑定的程序包。

Xapian为程序开发者提供了丰富的API及文档进行程序的编制,而且还提供了许多编程实例及一个基于 Xapian的应用程序Omega,Omega由索引器及基于CGI的前端搜索组成,能够为HTML、PHP、PDF、PostScript、 OpenOffice/StarOffice、RTF等多种格式的文档编制索引,通过使用Perl DBI模块甚至能为MySQL、PostgreSQL、SQLite、Sybase、MS SQL、LDAP、ODBC等关系数据库编制索引,并能以CSV或XML格式从前端导出搜索结果,程序开发者可以在此基础上进行扩展。

5.Compass

Compass是在Lucene上实现的开源搜索引擎架构,相对比于Lucene而言,提供更加简洁的搜索引擎 API。增加了索引事务处理的支持,使其能够更方便地与数据库等事务处理应用进行整合。它更新时无需删除原文档,更加简单更加高效。资源与搜索引擎之间采用映射机制,此种机制使得那些已经使用了Lucene或者不支持对象及XML的应用程序迁移到Compass上进行开发变得非常容易。

Compass还能与Hibernate、Spring等架构进行集成,因此如果想在Hibernate、Spring项目中加入搜索引擎功能,Compass是个极好的选择。

开源Web搜索引擎系统

1.Nutch

Nutch是Lucene的作者Doug Cutting发起的另一个开源项目,它是构建于Lucene基础上的完整的Web搜索引擎系统,虽然诞生时间不长,但却以其优良血统及简洁方便的使用方式而广收欢迎。我们可以使用Nutch搭建类似Google的完整的搜索引擎系统,进行局域网、互联网的搜索。

2.YaCy

YaCy是一款基于P2P(peer-to-peer)的分布式开源Web搜索引擎系统,采用Java语言进行编写,其核心是分布在数百台计算机上的被称为YaCy-peer的计算机程序,基于P2P网络构成了YaCy网络,整个网络是一个分散的架构,在其中所有的 YaCy-peers都处于对等的地位,没有统一的中心服务器,每个YaCy-peer都能独立的进行互联网的爬行抓取、分析及创建索引库,通过P2P网络与其他YaCy-peers进行共享,并且每个YaCy-peer又都是一个独立的代理服务器,能够对本机用户使用过的网页进行索引,并且采取多机制来保护用户的隐私,同时用户也通过本机运行的Web服务器进行查询及返回查询结果。

YaCy搜索引擎主要包括五个部分,除普通搜索引擎所具有的爬行器、索引器、反排序的索引库外,它还包括了一个非常丰富的搜索与管理界面以及用于数据共享的P2P网络。

开源桌面搜索引擎系统

1.Regain

regain是一款与Web搜索引擎类似的桌面搜索引擎系统,其不同之处在于regain不是对Internet 内容的搜索,而是针对自己的文档或文件的搜索,使用regain可以轻松地在几秒内完成大量数据(许多个G)的搜索。Regain采用了Lucene的搜索语法,因此支持多种查询方式,支持多索引的搜索及基于文件类型的高级搜索,并且能实现URL重写及文件到HTTP的桥接,并且对中文也提供了较好的支持。

Regain提供了两种版本:桌面搜索及服务器搜索。桌面搜索提供了对普通桌面计算机的文档与局域网环境下的网页的快速搜索。服务器版本主要安装在Web服务器上,为网站及局域网环境下的文件服务器进行搜索。

Regain使用Java编写,因此可以实现跨平台安装,能安装于Windows、Linux、Mac OS及Solaris上。服务器版本需要JSPs环境及标签库(tag library),因此需要安装一个Tomcat容器。而桌面版自带了一个小型的Web服务器,安装非常简单。

2.Zilverline

Zilverline是一款以Lucene为基础的桌面搜索引擎,采用了Spring框架,它主要用于个人本地磁盘及局域网内容的搜索,支持多种语言,并且具有自己的中文名字:银钱查打引擎。Zilverline提供了丰富的文档格式的索引支持,如微软Office 文档、RTF、Java、CHM等,甚至能够为归档文件编制索引进行搜索,如zip、rar及其他归档文件,在索引过程中,Zilverline从 zip、rar、chm等归档文件中抽取文件来编制索引。Zilverline可以支持增量索引的方式,只对新文件编制索引,同时也支持定期自动索引,其索引库能被存放于Zilverline能够访问到的地方,甚至是DVD中。同时,Zilverline还支持文件路径到URL的映射,这样可以使用户远程搜索本地文件。

Zilverline提供了个人及研究、商业应用两种许可方式,其发布形式为一个简单的war包,可以从其官方网站下载(http://www.zilverline.org/)。Zilverline的运行环境需要Java环境及Servlet容器,一般使用 Tomcat即可。在确保正确安装JDK及Tomcat容器后只需将Zilverline的war包(zilverline-1.5.0.war)拷贝到 Tomcat的webapps目录后重启Tomcat容器即可开始使用Zilverline搜索引擎了。

百度之星三

2007年5月26号

百度之星编程比赛 第二题 数7

#include
#include

//int maxa=10002, maxb=10002, maxc=240003, maxd=2001;
#define maxa 10002
#define maxb 10002
#define maxc 240003
#define maxd 2001

int a[maxa], ra[maxa], b[maxb], rb[maxb], c[maxc];

int main()
{
int digit[10];
int x,y,z,n,mc,mra,mrb;
int i,j,k,kk,flag,f;
char s[6];

memset(a, 0, sizeof(a) );
memset(ra, 0, sizeof(ra));
memset(b, 0, sizeof(b) );
memset(rb, 0, sizeof(rb));
memset(c, 0, sizeof(c) );

// calc for req1 and first half of query n
for (i=1, k=1; i 0)
{
if(kk % 10 == 7){
flag = 1;
ra[k] = -1;
break;
}
kk = kk / 10;
}
if(flag == 1) continue;
a[i] = k;
ra[k] = i;
++i;
}
mra = k-1;
// calc req2 and last half of query n
for (i=1,k=1; i 0)
{
f = kk % 10;
if(digit[f] == 1)
{
flag = 1;
rb[k] = -1;
break;
}
digit[f] = 1;
kk = kk / 10;
}
if (flag == 1) continue;
b[i] = k;
rb[k] = i;
++i;
}
mrb = k-1;
// calc req12
mc = 0;

for (i=1,j=1,k=1; (i<maxa) && (j<maxb) && (k<maxc); ++i,++j,++k)
{
while(a[i] != b[j])
{
while (a[i] b[j]) ++j;
}
c[k] = a[i];
}
mc = k-1;
// read in data and resolve
for (i=0; i maxa) printf(“SORRY!n”);
else printf(“%dn”,a[n]);
}else if(strcmp(s, “req2”) == 0)
{
if(n > maxb) printf(“SORRY!n”);
else printf(“%dn”,b[n]);
}else if(strcmp(s, “req12”) == 0)
{
if(n > mc) printf(“SORRY!n”);
else printf(“%dn”,c[n]);
}else if(strcmp(s, “query”) == 0)
{
if(n > mra || n > mrb) printf(“SORRY!n”);
else printf(“%d %dn”,ra[n], rb[n]);
}
}
return 0;
}